自称“蚂蚁”的金服有多大?

自称“蚂蚁”的金服有多大?

近日,央行发布了《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》征求意见稿,牵动着整个金融行业的神经,此文件的酝酿出台,标志着金控行业即将迎来一场全新的变革。

  近日,央行发布一纸文件——《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》征求意见稿(下称“意见稿”),牵动着整个金融行业的神经,央行在意见稿的解释说明中指出,“非金融企业投资形成的金融控股公司盲目向金融业扩张,存在监管真空,风险不断累积和暴露”,“损害金融机构和投资者的权益”。此文件的酝酿出台,标志着金控行业即将迎来一场全新的变革。

  金融控股行业谋变

  之前的2018年,中国人民银行曾经挑选包括蚂蚁金服、苏宁集团、招商局集团、上海国际集团、北京金融控股集团在内的五家机构,作为金融控股集团监管首批试点。一家央企、两家地方国企、两家民营企业。现在看来,按照《意见稿》,蚂蚁金服、苏宁集团等非金融企业发起的金控集团无一合格,全部需要向中国人民银行申请金融控股牌照。

  根据央行此前发布的《2018年金融稳定报告》中规定,金融控股具体包括以下5种:

  第一种:国务院批准的大型国企集团。如中信集团、光大集团等。

  第二种:地方国企。如上海国际集团、北京金控集团等。

  第三种:产融结合类的央企。招商局、国家电网等。

  第四种:民营企业和上市公司。如复星国际、海航集团、明天系、恒大集团等。

  第五种:互联网企业向金融领域拓展。如蚂蚁金服、腾讯、苏宁、京东等。

  目前来看,监管的主要对象自然是后两种,民营上市系与互联网巨头系。

  由于这些金融控股公司业务领域多元、资产规模庞大、组织架构复杂,实际上已成为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。

  近年来,涉及到后面两类的部分金融控股公司,盲目发展和扩张,使得金融控股风险不断暴露,加大了系统性金融风险。比如此前被接管的包商银行和安邦就是例子。

  昔日,包商银行为明天系旗下金融机构,明天集团合计持有其89%的股权,由于包商银行的大量资金被大股东违法违规占用,形成逾期,最终导致包商银行出现严重的信用危机,触发了法定的接管条件被依法接管。

  安邦同样也是,2011年安邦的注册资本仅为51亿元,然而,短短几年时间,安邦便把自己吹捧到资产两万亿的巨鳄,而其中所用到的手段无非是“空手套白狼”+“左手倒右手”。

  互联网巨头大都通过原有业务掌握了大量用户的消费数据,一旦被其拿到相关金融牌照,便相当于掌控了整个业务的全部流程,借此提供消费—借款—存钱一条龙服务。

  央行有关部门负责人就意见稿答记者问时表示,非金融企业、自然人实质控制两个或两个以上不同类型金融机构,并达到一定资产门槛的,应当设立金融控股公司,将所有从事金融业务的机构股权都归于该公司下,以保持清晰透明的金融股权架构,有效隔离金融风险和实体风险。

  蚂蚁金服作为全球最大的独角兽公司,是阿里系从电商平台向金融业务衍生的结果,是非金融企业投资形成金融控股公司的典型代表。

  据彭博社报道,蚂蚁金服已经迅速做出反应,计划设立一家新的子公司,用以申请金融控股公司牌照。此后蚂蚁金服将一分为二,分别设置在两个不同的公司之下。第一个公司将持有小贷、银行、保险等金融牌照,划入新成立的“金融控股”旗下。而金融云、风险管理等科技业务将继续保留在蚂蚁金服体内。

  

  蚂蚁金服到底有多大?

  蚂蚁金服起步于2004年成立的支付宝。2014年10月,蚂蚁金服正式成立。起初公司名为“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有限公司”。2016年12月28日,更名为“浙江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”。

  虽然叫“蚂蚁”,但是其体量绝对不是“蚂蚁”。

  2018年蚂蚁金服估值超过1万亿人民币,蚂蚁金服在互联网金融领域的布局,使其已经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独角兽企业。

  仅仅支付宝用户数就超过10亿,从2016年年底的4.5亿用户到2017年年底的5.2亿用户,再到逾10亿用户,支付宝的扩张速度惊人。

 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,蚂蚁金服旗下公司众多,仅一级子公司就有42家,其中39家为控股子公司。而由子公司衍生出的孙公司、曾孙公司更是难以计数。蚂蚁金服体量之大,业务之广,已经是一家堪比央企的巨无霸。

  在蚂蚁金服42家一级子公司中,投融资咨询类公司有6家:上海云鑫创业投资(100%持股)、上海云钊创业投资(100%持股)、蚂蚁达客(上海)股权众筹服务(100%持股)、云涌产业共赢(北京)创业投资(100%持股)、上海云钜创业投资(100%持股)、杭州蚂蚁未来投资咨询(100%持股);

  信用管理类公司2家:杭州灵芝信用(100%持股)、芝麻信用(100%持股);

  商业保理类2家:商融(上海)商业保理(100%持股)、商诚(上海)商业保理(100%持股);

  小贷类2家: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(100%持股)、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(100%持股);

  保险代理类2家:上海蚂蚁韵保保险代理(100%持股)、蚂蚁保保险代理(100%持股);

  融资担保类2家:商诚融资担保(100%持股)、重庆市阿里小微融资担保(100%持股);

  金融资产交易所2家:网金社(持股25%)、天金所(持股19.72%);

  基金类2家:蚂蚁(杭州)基金销售(持股68.83%)、天弘基金(持股51%);

  支付类2家:支付宝(持股100%)、中交金卡;

  财险2家:国泰财险(持股51%)、众安在线(持股19.9%);

  相互保险社1家(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)、民营银行1家(网商银行)。

  粗略统计,42家一级子公司中,金融类机构有26家,占到了一多半。很多人熟知的支付宝、余额宝、芝麻信用、借呗、花呗、网商银行等等,都囊括其中。蚂蚁金服涉足金融领域之广,股权之复杂,金融版图之大可想而知。

  

  再来看蚂蚁金服的股东,其中更是不乏国企、央企、资本大鳄、金融大咖。

  其中,新华人寿(持股0.66%)、中国人寿(行情601628,诊股)(持股1.66%)、太平洋(行情601099,诊股)人寿(持股0.86%)、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(持股4.66%)都是蚂蚁金服股东;中邮系、绿地控股(行情600606,诊股)集团以及海尔集团也均通过北京中邮投资中心持有蚂蚁金服股权。

  股权层层穿透后,国家开发银行、上海国际集团、史玉柱的巨人投资、广发证券(行情000776,诊股)、歌斐资产、“私募一姐”王茹远、横店集团、华泰证券(行情601688,诊股)、中国泛海控股(行情000046,诊股)、远东控股等等,诸多知名企业、金融大咖也均通过旗下子、孙公司参股其中。

  不过,上述公司持有蚂蚁金服的股份毕竟在少数,总共不到蚂蚁金服股份的24%。

  而蚂蚁金服真正的大股东是杭州君瀚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与杭州君澳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,两家公司合计持有蚂蚁金服76.43%的股份。马云也正是通过这两家公司得以控制整个蚂蚁金服。

  其中,杭州君瀚是蚂蚁金服最大股东,持股比例42.28%。杭州君瀚有四大股东,分别为马云、谢世煌、杭州云铂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及杭州君洁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。而马云均持有后两家公司股份,其中杭州云铂为马云百分百控股公司。

  

  蚂蚁金服第二大股东则为杭州君澳,持有蚂蚁金服的股份仅次于杭州君瀚,为34.15%。

  杭州君澳股东则较多,很多阿里巴巴内部高管均持有其股份,包括井贤栋、彭蕾、张勇、戴珊、胡晓明等,马云则通过100%持股的杭州云铂和部分持股的杭州君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(有限合伙)参与其中。

  马云牢牢掌控着蚂蚁金服,虽然在前台看到的是彭蕾、井贤栋等忙碌的身影。

  根据最新的巴克莱银行对蚂蚁金服的估值1550亿美元来看,蚂蚁金服规模已超过万亿人民币。按照昨日最新收盘价,工商银行(行情601398,诊股)市值为1.9万亿,建设银行(行情601939,诊股)市值1.78万亿,农业银行(行情601288,诊股)市值1.21万亿,中国银行(行情601988,诊股)1.05万亿,招商银行(行情600036,诊股)市值8798.12亿。

  

  如此庞大的金融集团,毫不夸张的说,其触角显然已伸向中国金融的方方面面,实际也已成为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。

  拆分蚂蚁金服

  从去年以来,BigTech逐渐成为了金融科技领域的高频词汇。BigTech是人们对科技巨头的统称。但近年来随着科技巨头不断涉足金融领域,BigTech演变成了一个特定名词。

  央行前行长周小川曾多次发声,警示BigTech赢者通吃的风险。他指出,如果用倾销和补贴的办法来抢占市场份额,先实现自己成为“赢者”,然后再把其他的竞争者打掉或兼并掉,这种做法会导致不公平竞争,有可能造成重大的市场扭曲,事后会造成损失。

  去年10月16日,蚂蚁保险、信美人寿联合推出“相互保”,实现大病保障低门槛、高透明、还能互助共济。

  只要支付宝用户的芝麻分650不低于分,而且年龄不超过60岁,无需交费就能加入到其中,获得包括恶性肿瘤在内的100种大病保障,在他人患病产生赔付时才参与费用分摊,自身患病则可一次性领取保障金。

  相互保上线后,3天时间用户超过330万人,9天就突破1000万,一个月后已经达2000多万人……

  

  监管部门迅速出手,约谈信美人寿,指出“相互保”涉嫌违规。在此之后,“相互保”便升级为“相互宝”,由蚂蚁金服负责运营。新的“相互宝”是一款基于互联网的互助计划,背后不再对接《信美人寿相互保险社相互保团体重症疾病保险》。“相互宝”变成了一个纯粹的互助计划。

  中保协称该产品虽然短期内吸引了大量客户投保,但涉嫌存在未按规定使用经报备的条款费率、误导性宣传、信息披露不充分等问题而被监管叫停,给公众对保险的认识和理解也带来较大的不良影响。

  在消费信贷领域,除了几家大的商业银行之外,蚂蚁金服也是当之无愧的No.1。蚂蚁金服旗下主要有两款产品:“借呗”和“花呗”。借呗的运营平台就是重庆市蚂蚁商城小额贷款有限公司,花呗的运营平台就是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。

  在2017年年底央行规范整顿“现金贷”之前,蚂蚁借呗和花呗所在公司注册资金总计38亿元,但累计放款金额多少呢,彭博社曾经报道,规模达到950亿美元,按照当时的汇率计算,大概6000亿元,杠杆接近160倍,大有给一个支点可以撬动地球的感觉。按照重庆当时可以适当放大贷款杠杆到2.3倍的规定,蚂蚁金服也只能做87.4亿的生意。

  根据阿里财报,蚂蚁金服2018年年度亏损约19亿元,这与2017年蚂蚁金服利润45亿元形成鲜明对比。因为2017年底,监管出手整顿现金贷业务,蚂蚁金服2018年第一季度只售出228亿元人民币(约合36亿美元)与消费者贷款有关的资产抵押证券,与上个月前相比锐减74%。

  

  什么叫BigTech的威力,从中或许可见一斑。

  针对BigTech“赢者通吃”的现象,此次央行在《意见稿》中给出了明确规定:

  第十一条,金融控股公司的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不得存在以下情形:(三)滥用市场垄断地位或者技术优势开展不正当竞争。

  第四十七条,金融控股公司对所控股金融机构、金融控股集团造成重大风险,并可能影响金融稳定、严重扰乱金融秩序、损害公众利益的,央行可以区别情形,对金融控股公司采取下列处置措施:(七)必要时提请国务院反垄断部门启动反垄断调查,依法作出处理决定。

  从这两条规定可以看到,监管部门对BigTech凭借技术优势赢者通吃的警惕,乃至将反垄断也纳入了监管体系。

  据媒体报道,目前蚂蚁金服已经启动分拆计划,蚂蚁金服将一分为二,分别设置在两个不同的公司之下。第一个公司将持有小贷、银行、保险等金融牌照,划入新成立的“金融控股”旗下。而金融云、风险管理等科技业务将继续保留在蚂蚁金服体内。

  因为按照央行《征求意见稿》要求,从立足主业、防范风险的角度看,金融控股公司是专门从事金融机构股权投资和管理的企业,不得从事非金融业务,以严格隔离金融板块与实业板块,有效防止风险交叉传染。如果确有必要开展金融科技业务,其非金融总资产不得高于集团总资产的15%。

  对于蚂蚁金服来说,要想申请金控牌照,分拆在所难免。

  谈起当年创立支付宝的故事,马云说:“当年我是做好了坐牢的准备。”最终在一路坎坷中,支付宝终于做大。

  这次蚂蚁金服能化险为夷吗?

Leave a Reply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